電商“移花接木” 微商朋友圈公然售賣 電子煙線上銷售禁而不止
2021-03-17 08:08
來源: 深圳晚報

電商“移花接木” 微商朋友圈公然售賣 電子煙線上銷售禁而不止

人工智能朗讀:

image.png

資料圖。

原標題:電商“移花接木” 微商朋友圈公然售賣

電子煙線上銷售禁而不止假貨也多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3月17日訊(深圳晚報記者 杜婷 實習生 鄒競一)“我要兩支電子煙。”“好的,今天發貨。”寥寥幾句,接頭暗號一般,一場藏匿於微信聊天中的電子煙線上售賣交易就大體完成了。詢貨、轉賬、發貨,只需要兩到三天,網線另一端消費者就能收到包裝得嚴嚴實實的快遞,快遞單上沒有任何“電子煙”的字眼。而網線這一端,賣家全程既沒有詢問過買家是否成年,也不知他們是否清楚自己的行為已公然違反了電子煙“線上禁售令”。

近年來,外形美觀、口味多樣且沒有傳統煙草味的電子煙成了一些年輕消費者的選擇。但電子煙自誕生起就伴隨着爭議,2019年的《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切斷了電子煙的線上銷售渠道。但深晚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即使有明確的“禁售令”,消費者在電商平台、社交平台仍可通過隱祕的渠道購買到電子煙,電子煙線上銷售現象仍時有出現。

1

淘寶閒魚掛煙套鏈接實則售賣電子煙

2019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煙草專賣局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户端;敦促電商平台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並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佈的電子煙廣告。

近日,深晚記者在淘寶平台上搜索“電子煙”,平台彈出“綠網計劃”頁面,但當深晚記者搜索“煙”時,頁面出現了種類繁多的茶煙以及電子煙套、掛鏈等電子煙配件。深晚記者點開一個標價128元、名為“電的煙女男士吸入式保護防塵套”的商品,在“寶貝詳情”頁面發現,商品可提供隱私發貨服務,面單上無任何產品字樣信息。

深晚記者隨即聯繫了店鋪客服,客服告訴深晚記者:“本產品為電子類煙,即抽即有煙霧,默認韻達快遞,當天發貨。”並提供了一個微信號,“發款式和口味給你看,喜歡再淘寶下單。”

深晚記者在添加了商家提供的微信後,向其透露打算下單兩支一次性電子煙時,微商表示除了微信轉賬也可以在淘寶下單,隨後發來一個標價68元的淘寶鏈接,商品名為“充電點抽煙”,商品圖為打火機。

整個銷售過程中,賣家並沒有按規定要求深晚記者提供任何已滿18歲的有效身份證明。截至目前,該淘寶店鋪的上述商品已經下架,只剩一款掛鏈在售。

深晚記者在另一電商平台上也發現了這種“偷樑換柱”的現象。雖然無法通過“電子煙”等關鍵詞找到相關商品,但可以找到大量電子煙保護套、保護殼、掛繩等相關產品。店內商品多是電子煙配件。記者隨機詢問了4家店鋪的客服是否有售電子煙產品,4名客服都表示線上禁售電子煙,但其中3名客服隨即提供了可以購買電子煙的微信號。

此外,記者在閒魚平台上通過“煙電”等相關詞,搜索到了售賣電子煙的賣家,記者與其聊天時,賣家發來一個微信號讓記者添加。如此看來,電商平台看似售賣電子煙配件,實則仍在售賣電子煙。

2

電子煙微商氾濫打低價正品攬客

不同於電商平台的“猶抱琵琶半遮面”,社交平台的電子煙交易更為直接,廣告也更為赤裸裸。記者在微博搜索某個電子煙品牌名,即可找到大量營銷號,無不圖文並茂,且不約而同地附上了微信號。在這些微商的朋友圈,充斥着各式各樣的電子煙廣告,不僅包括圖文廣告、買家秀和聊天截圖、還包括年輕女性“吞雲吐霧”的短視頻。

市民林小姐從1年前開始吸電子煙,相比於傳統煙草,她覺得電子煙吸引自己的地方在於“有各種好聞的味道可以選擇”。幾個月前,經由熟人介紹,她在一位微商處購買了一支電子煙和煙彈。

為什麼不在線下實體店購買?林小姐表示“懶得跑”和“便宜”是主要原因。她告訴記者,該微商自稱是某電子煙品牌的上海總代理,在上海設有倉庫保證正品,售價也遠遠低於實體店。“因為是熟人,他給我的價格比實體店便宜70元左右。”林小姐説。

深圳市民李先生的微信通訊錄裏就添加了好幾個售賣電子煙的微商,“我兩三天就要抽掉一顆煙彈,微商賣的煙彈比較便宜。”李先生説,自己原本是在線下實體店買煙彈,但考慮到微商便宜,長期購買划算,就轉為在微信上找微商買煙彈,但他坦言,近期買的幾顆煙彈味道不對,懷疑自己買到了假貨。

3

線上購電子煙權限無保障

這些號稱品牌代理、品牌授權、保證正品的電子煙是否為品牌授權的正品呢?深晚記者從微商渠道購買了幾個品牌的電子煙,並就上述問題聯繫生產公司。

生產喜貝品牌電子煙的深圳市科力廷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告訴深晚記者,公司確實授權過區域代理,國內也有一些市級代理,主要通過開實體店、做地推以及微商的方式進行銷售。經授權的微商可以直接從公司拿貨,但對於從其他渠道拿貨的微商產品,公司並不能保證是真品。

深晚記者又聯繫了生產VCON一次性霧化煙的深圳市奧古斯都科技有限公司,對方對相關問題不予迴應。

深晚記者又將從微商處購買的幾支RELX悦刻電子煙送至深圳霧芯科技有限公司(“悦刻”品牌母公司)進行真偽鑑定,通過該公司出具的《產品鑑定説明》顯示,深晚記者提供的3支電子煙及9盒霧化彈的噴碼字體、製作工藝、內部所含物料等均與該公司標準不符,產品追溯系統亦無相關記錄,經鑑定均非霧芯科技公司產品,即為假貨。

霧芯科技相關負責人告訴深晚記者,自電子煙“線上禁售令”發佈後,悦刻已在第一時間主動關閉官網銷售渠道,並持續協助相關執法部門,重拳打擊製假售假等違法行為。“在網上購買的悦刻產品都是假貨。”該負責人強調,他呼籲消費者切勿輕信微商等線上售賣渠道,需在線下正規授權渠道驗證購買。

3月16日,深晚記者從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獲悉,近一年來,市消委會共收到關於電子煙消費投訴31宗,其中21宗網絡購物,10宗實體店購物,投訴商家不提供質保、不發貨、虛假宣傳、假冒偽劣、質量問題等。

律師提醒

品牌方、電商及社交平台應承擔各自責任

禁令之下,在電商平台、社交平台仍能買到電子煙。對此,廣東華商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文許表示,平台賣家通過淘寶等電商平台、微信朋友圈兜售等方式銷售電子煙,屬於通過互聯網銷售電子煙的情形,違反了《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規定。

去年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下發的《關於印發《電子煙市場專項檢查行動方案的通知》明確要求,全面清理互聯網電子煙銷售,防止改頭換面、變相銷售;全面清理短視頻、自媒體等社交平台電子煙銷售行為,依法採取必要處置措施;全面清理互聯網虛假違法電子煙廣告;推動落實和強化互聯網企業主體責任,督促平台建立自主清理機制。

“出台上述規定的目的在於保護未成年人,但線上銷售不能保證購買者都是成年人,品牌方、電商平台、社交平台均應對查禁電子煙線上銷售承擔各自的責任。”楊文許説。他同時提醒,消費者若在線下購買到假電子煙,可以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要求商家“退一賠三”,也可以向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投訴。

[編輯:施冰冰]